首页 > 人才培养 > 正文

人才培养

王健:努力培养应用型法律人才

编辑:faxuejiaoyu 
4027 2014/5/8 0:02:00

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在第二届21世纪世界百所著名大学法学院院长论坛的讲话中准确提到了一个数字,目前中国的法学本科院校达到了六百二十多所,这个数字的概念是准确的。这是目前的一个存量的情况。法学院目前面临的问题很多,基本的共识是三年来,中国的法学教育一直在做加法,没有做减法,形成了目前的规模,取得了很多的成绩,有很多的例子可以说明,包括公检法队伍的本科结构,现在本科学历已经超过了70%,除了公安系统差一些。但也产生一些问题,角度不同,对问题的观察就有差异。
    对此,我更关注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目前法学教育中一个比较热点的问题。从2008年开始,中央政法委强势主导政法干警招入体制改革的重点工作。这是2008年以来的新提法,从2007年底胡锦涛同志在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关于政法队伍建设的问题,经过半年的调研,从2008年后半年开始实施。这项工作的特点,第一个特点是招录工作是罕见的政治动员力来体现,是由15个部门共同完成的。还有三项考试三合一,学校教育考试,公务员资格考试,还要具备司法考试资格,等到毕业的时候,就具备了公务员考试和司法考试的一切条件。培养模式上提出了一个比较独特的提法,教学练战一体化的培养模式,意在突出实务训练,半年的实习是必须的。第四是订单的管理模式,由中编办提供全国政法系统编制,根据需求来培养数量和招生计划,还有一系列的管理办法,包括学习期间和违约管理,这项工作的推动面比较大,开始少数部分全国的法学院校参加,2009年扩大到66个。这个工作带来的一个问题是,国家投资办法学院,开办法学教育,我们这个社会中存在法学教育的意义和目的到底是什么?第二,参加试点的院校和原有的法学院校和法学教育的定位到底怎么重新来认识?第三是招录改革方案上,在一定程度上提出了法律人才标准的问题,这和原有标准的关系是什么?
    我关注的是,对法学教育有影响的另外一支力量,教育行政管理部门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对法学教育产生了影响。与此同时,2008年以来,教育部日渐隆重地推出了专业学位。这成为了热门话题。2009年,主管官员兴奋地呼吁,这是专业学位的春天到来了。教育部在国务院的两次学位委员会上一系列举措的出台,还有举办的一些行业性的专题会,还有专业学位的综合发展的总体设计报告,这些无不显示出专业学位成为教育部解决当前困境的重点领域。理由是,我们目前高教人才培养,应用类的人才过少,不符合实际需要。第二是比较转轨,到2015年的时候,把专业学位和学位性学位一起办。
    还有一个是专业学位的培养机制和模式方面。专业学位在法律教育这方面,最明显的表现是目前复杂使得已经本就复杂的法律教育的培养模式更加重了。目前由于教育政策的推出,使得两方面合起来,使法学硕士的教育品种四种类型。全日制里有本科法学的、本科非法学的,在职的,还有政法体制改革的。四种类型如王利明教授所说的,培养的规格标准都不一样,最后授予的都是一个学位。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诸位院长在实际办学当中也感到了,法律硕士本科非法学,有两年制的,三年制的,就法律学习年限来说,在职攻读的有可能达到六年七年的,使法律硕士日益复杂了。专业学位的发展,能否解决当前法学教育的问题呢?实际上法律硕士本身究竟能够起多大作用?这值得怀疑。
    法律硕士这个概念本身存在先天性的制度缺陷。为什么一个人在本科之后,没有学过法律,在硕士学习法律,授予的学位是法律硕士。既然有法律硕士,法律学士在哪里,博士在哪里,这是一个通的概念。法律硕士的综合的协调部门到底在哪里?也就是说厂家生产什么东西和市场的需求是脱节的,没有一个环节和平台。所以,这个对于专业学位发展也是一个缺陷。
    我们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培养应用型的法律人才培养,这是值得怀疑的。这方面涉及的问题比较多,课程设置和学位评价。法律论文经常在老师眼里不像个论文。


    作者简介:王健,西北政法大学研究生教育院院长。主要从事法学理论、法律史、法律教育等领域的教学、研究和教育管理工作。兼任中国法律史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法学会法学教育研究会理事,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法律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二十世纪中华法学文丛”常务编委等。

分享到: